“三包一”包联扶贫“1+3+1”精准防贫

2020-05-26 08:28:51 星期二  来源:邢台日报

巨鹿县确保剩余贫困人口全部高标准脱贫——

“三包一”包联扶贫“1+3+1”精准防贫

本报记者高敏通讯员徐彪

“今年,村里安排我们两口当保洁员,每人每月给600元钱;贷款5万元入股了村级克瑞森葡萄产业园;农业部门提供了苗木,种了2亩金银花。”官亭镇台头村建档立卡贫困户董振兴说。

据统计,巨鹿县还有115户316人没有脱贫。“围绕剩余贫困户帮扶工作,我们实施了县乡领导、帮扶企业、帮扶责任人‘三包一’包联帮扶机制。”巨鹿县扶贫办主任张晓峰说,他们建立了63名县乡领导分包帮扶台账,每周六和每月17日组织带领县直部门、乡镇党员干部进村入户开展帮扶活动,确保各项扶贫政策、帮扶措施精准到户到人。

去年初,巨鹿县张王疃乡八里庄村6岁的小伊曼患急性白血病住进石家庄儿童医院,医疗费花去近50万元,其中符合报销规定的有42万元。在经过基本医保、大病保险报销后,仍有17万多元需要个人负担。3月27日,医保局信息员甄焕娟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通过防贫预警和管理系统上报。

巨鹿县将非持续稳定脱贫户、非贫困低收入户、收入骤减、支出骤增的农户纳为重点监测对象。同时,在全县291个村设立2229名防贫预警网格员,在县医保、卫健、交警等23个部门设立46名防贫预警信息员,随时发现随时向系统上传信息。此外,农户还可以通过防贫预警微信小程序扫码自行申报预警。截至目前,全县共监测1742户、4897人。

未来防止脱贫人员返贫、一般人员致贫,巨鹿县建立了包含一个预警系统、三个防贫救助机制和一个跟踪评估机制的“1+3+1”精准防贫机制。

经过会商,县防贫中心对小伊曼启动了防贫救助机制,将预警信息流转到相关单位。20多天后,小伊曼的妈妈吴绍敏拿到防贫医疗救助金7万元、防贫补充保险理赔金2万元、民政临时救助金2千元。

在政策救助、社保兜底的基础上,该县还建立了自主增收机制。王虎镇西宋庄村宋倩辉就是受益者之一,因脑角膜瘤在北京住院治疗,总花费15.3万元。经过政策和社保救助后,宋庄村安排宋倩辉到村内工厂打零工,年收入1.2万元,人社局安排其父亲保洁员岗位,年收入7200元;农业农村局指导其家庭流转土地7亩,年流转土地收入7000元。

在救助机制完成后,该县还对防贫效果进行综合评估,对仍有返贫致贫风险的,进行再救助,确保防贫对象持续稳定增收。

“虽受到疫情影响,产品积压。但在县各部门的帮助下,我已销售了近10万的山核桃工艺品,与往年差不多。”在巨鹿县官亭镇的核桃工艺品展厅里,经营者陈灵涛乐呵呵地说。

陈灵涛因患小儿麻痹症行动不便,曾是建档立卡贫困户。2012年,陈灵涛参加了巨鹿县残联组织的山核桃工艺品技能培训。此后,一直从事山核桃工艺品加工、设计,并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成品摆摊叫卖。2016年,驻陈者营村的巨鹿县残联的定点帮扶队,联系旅游景区的纪念品店帮他销售,山核桃工艺品在景区一炮打响。2018年初,他主动申请退出贫困户。

陈灵涛脱贫后,县防贫中心依然牵挂着他。受疫情影响,他的订单骤减。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县发改局(商储局)牵头,组织电商积极推销山核桃工艺产品,组织超市商场优先采购工艺产品;县工商联牵头,动员引导民营企业、个体协会优先购买山核桃工艺品;通过巨鹿发布、巨鹿扶贫、巨鹿消费扶贫等公众号,动员全县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以及民营企业、社会组织、社会爱心人士积极认购。

“跟踪服务是防贫工作的再保险、再巩固。”巨鹿县防贫办副主任李立飞说,整个救助机制完成后,县乡村等涉及部门对救助措施进行全面“回头看”,对防贫效果进行综合评估,极个别仍有返贫致贫风险的,进行再救助,确保防贫对象持续稳定增收。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

独家授权邢台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

广告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