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最后的道口工

2019-02-04 13:57:03 星期一  来源:河北广播电视台冀时客户端

王庆功目送列车通过

冀时客户端报道(记者曹力 通讯员李轩)随着时代的发展、铁路技术的进步,像司炉、运转车长、道岔工这些铁路工种已经逐渐消失,成为了历史名词。如今,在北京铁路局管辖范围内,道口工也已经所剩无几。今天的新春走基层,一起去认识最后的道口工。

“叮铃铃、叮铃铃”,桌上的电话响铃,唐山丰南区田庄站道口工王庆功抓起电话,抄起笔,开始记录车次,这是接下来一个小时内即将通过田庄道口的列车,一共十二趟。

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已经过去,煤河上的冰封越来越薄,河的南岸就是东西向的铁路大动脉津山线,一条乡道跨过煤河,与津山线交汇,形成了一个十字路口,这里就是田庄道口,北京铁路局管辖范围内最繁忙的铁路道口。

王庆功准备迎接列车

轨道道铃响起,这表示有列车即将通过道口。王庆功按下按钮,关闭电动护栏门,封闭道口,他与另外一名道口工安庆和分居路的两侧。远远的,列车驶了过来,王庆功和安庆和都举起了手里的黄旗,列车顺利通过路口。

王庆功举起黄旗

王庆功说:在列车还有三公里抵达道口时,道铃会响起;列车接近道口时,司机鸣一声笛,是在向道口工要信号;他们举起拢起的黄旗,表示一切正常,按规定速度通过;司机会再一次鸣笛,表示收到信号,顺利通过。

护栏门开启后,通过道口的社会车辆

列车通过后,护栏门开启,已经等候了多时的汽车、行人纷纷通过路口。这条乡村公路只有两车道,在地图上都没有标识,但它却连接起了205省道和唐山景观大道,一天通行的汽车能够达到2万多辆。

王庆功今年50岁,17岁入路,道口工已经干了11年,和王庆功搭档的道口工安庆和今年59岁,入路已经30年,2020年一月份将正式退休。安庆和说:他从一入路就看道口,后来在运转车间干了十几年,又调回来看道口。

安庆和迎接列车

每天通过田庄道口的列车有240多列,平均6分钟一列。客运列车有图定时间表,但货运列车经过道口的时间是不固定的。对于道口工来说,列车随时都可能来,脑子得一直紧绷着弦儿,一顿饭吃上四五回是常有的事,记者对老哥俩的采访也常常被列车打断。

安庆和举起黄旗,这个动作,他们一个班要重复上百次。

就在两间十几平米的屋子里,加起来100多岁的老哥俩,两杆高高拢起的黄旗,煤河水、汽笛声陪伴着老哥俩青丝变白发。道口工在铁路系统里并不显眼。但正因为有了他们,列车运行才多了一份准时,旅客出行才多了一份保障。

田庄站站长田源说:田庄道口是津山线唯一的正线道口,列车通过的速度快、密度大,通过路口的行人、车辆密度也大,这两方面因素造成田庄道口安全风险系数高,工作强度大,需要每班道口员都有极大的责任心、责任感。

近年来,铁路部门对沿线安全越来越重视,许多铁路平交道口陆续被改造成下穿涵洞或上跨立交桥。道口渐渐退出历史舞台,道口工的数量也在减少,安庆和与王庆功有可能成为最后一批道口工,老哥俩的心情很是复杂。

安庆和目送列车通过道口

王庆功:我想我应该是很高兴的。有时候,这一个班下来都感觉害怕,干道口工主要是责任心,要有十足的责任心。

安庆和:取消了也有点失落感,道口没有了,但是也希望它取消,因为道口工太辛苦了。

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道口工”会和司炉、道岔工、运转车长等工种一样,从铁路消失,这个词汇会成为历史名词,被封存进人们的记忆深处。对于铁路来说,这却是意味着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由人控变为技控,安全的系数会更高。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

独家授权邢台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

相关新闻

广告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