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影20余年,收藏3000余部胶片电影

2021-11-03 08:56:34 星期三  来源:牛城晚报

刘信平希望保留住珍贵的历史影像和一代人的记忆

扫码看视频

邢台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孙瑞超 乔段段

通讯员 焦俊菱 姚友谅

40余台胶片电影放映机、生锈铁盒子还装着《地雷战》《闪闪的红星》等旧电影胶片……这些,都是刘信平的宝贝。

刘信平是平乡县田付村乡九曲村村民,他痴迷“追影”20多年,收藏了3000多部胶片电影、40余台各式放映机,还有电影海报、影片鉴定书、幕布等。

胶片电影有何魔力?收藏这些电影中,发生了哪些故事?面对记者提问,刘信平侃侃而谈。

“高标准”收藏室,让人大开眼界

走进刘信平的收藏室,仿佛来到了老电影的档案宝藏:一只只铁箱子堆叠成小山,里面的老电影胶片拷贝足足有3000多部;大块头的固定式放映机,有好几台;小型放映机的数量则更多,还有数不胜数的各时期电影海报摆放在一起……

谈起这些收藏,刘信平面露笑容。刘信平说,他从小喜欢看电影,也喜欢跟这些物件儿打交道。《董存瑞》《永不消逝的电波》《红日》《举起手来》……收藏室里,光是红色老电影都让人数不过来。

为保护好这些“藏品”,收藏室的标准不能低。“电影胶片作为一种消耗品,其使用寿命有限,最好能有恒温恒湿的保存环境。”刘信平说,夏天温度高,气候干燥,胶片容易变质,他就购买加湿物品,维持这个环境。

购买600部老电影,开启收藏之旅

1998年,26岁的刘信平在吉林省打工,公司旁边是一个破旧的大仓库,听说里面是一些珍贵的老影片。向多人打听之后联系到物主,高价购买了600多部老影片,从此便与老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刚开始,家人也非常反对他收藏这些老影片。占地方不说,还费钱,家人称他这是瞎折腾。“1998年,我花了2400元收了一台老式胶片放映机。这个费用是我好几个月的工资,真是心疼坏了!”刘信平说。

为了收集这些珍贵的电影胶片,刘信平没少费周折。他经常世界各地寻找。不论花多少钱,也要把有价值的出高价买回来。有人说他疯了,也有人说他傻了。面对非议,他有自己的收藏感悟——记录社会的发展,不能缺失民间记忆。胶片电影,就是了解世界的窗口。

“这些胶片老电影现在很难看到了,有的已经成孤本了。所以,对我来说,花费虽然较多,但物有所值!”刘信平说。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是村里的义务电影放映员。刘信平在购置大批电影资源后,没有独享其乐,而是将珍爱的藏品拿出,和乡亲们共同欣赏。

刘信平说,无论多忙,他都会抽空看电影,整理这些老影片。一看到这些播放机和胶片盒,脑中就浮现出童年看露天电影的那些美好时光。“小的时候,在村里看场露天电影是一件能让人兴奋一天的乐事。”

“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都是通过手机来看电影,很多十几岁的孩子不知道老电影是咋回事,我有这个爱好又有这个能力,为乡亲们做点事心里高兴。”刘信平说,尽管今天,胶片电影在技术上已经被淘汰,但它仍然具有非凡的纪念意义,因为它曾经让这一代人感动过。

为了让村民看到更多电影,刘信平时常更新自己的电影库。他说,红色老电影资源越来越稀缺,能分享这些老电影,他非常高兴。

希望建个老电影博物馆,让藏品“安”家

“我收藏的原因一是热爱,二是责任,三是传承。我收藏的目的不是‘藏’,而是为了物尽其用,是和大家伙儿一起分享,让大家享受老电影艺术,接受教育。”刘信平说。

在刘信平的带动下,村里不少人都爱上了老电影。一听说刘信平要放电影,村里的孩子们就走街串户忙“宣传”。隔几天没放电影,家里人就追在他后面,嘟囔着让他放映老影片。

“即使是有经验的放映员,一部胶片也就能放映500次左右,再放就不清晰了。此外,早期的硝酸片是易燃物品,还会自燃。恒温恒湿等保存环境,对于自己来说是一道不低的门槛。”刘信平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为他的电影藏品找一个家,建一个老电影博物馆。

电影胶片无法再生,随着岁月的淘洗,只能是越来越少。“我现在收藏的目的也就成了一种抢救性的保护。希望多收一些珍贵的影片,保留住珍贵的历史影像和一代人的回忆。”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

独家授权邢台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

广告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