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任投票折射南非政坛新分化

2017-08-11 10:33:03 星期五  来源:新华网

南非当地时间8月8日,南非国民议会大楼成为了南非乃至全非洲关注的焦点。因为当天下午在这里举行了对祖马总统的匿名不信任投票。据相关法律条文规定,一旦总计400名国会议员中有超过半数(201名)对祖马总统投出不信任票,则祖马及其内阁正副部长必须马上辞职,由国会议长姆贝特全权代理总统职务。最终在总计384张有效票中反对不信任案的票数是198票,而支持的票数是177票,另有9票弃权。结果显示,有30多位非国大议员在投票中“反水”。最终祖马在不信任投票中胜出,有惊无险地渡过难关。

  此次针对总统的不信任投票可以说是积蓄已久。今年3月,祖马突然对内阁进行改组,其中包括撤换了颇受欢迎的时任财长戈尔丹。这一举动导致了严重的后果:国际评级机构下调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非国大的两大长期盟友 ———南非工会大会和南非共产党都公开表示祖马应该下台。此后,祖马的各种新旧政商勾结、权钱交易丑闻被各种媒体频繁曝出,使其民望持续下跌。因过去几次国会内对祖马的弹劾投票都是公开的,谁赞成、谁反对,大家都一目了然。反对派认为,公开投票导致非国大党内对祖马心存不满的国会议员不敢“听从内心的呼唤”投反对票,于是他们通过宪法法院和国民议会等环节实现了此次的匿名投票。

  此次不信任投票之所以再次失败,笔者认为有主要归纳为“三不”的三大原因。

  首先,南非议会中“朝大野小”的格局依然未变。南非全国大选是五年一次,而上次大选发生在2014年。目前总计400名国会议员中非国大有249名,而所有反对党的议席总数也才151席。也就是说此次不信任案投票要取得成功(达到或超过201票)就需同时满足两大条件:一,几乎全部的反对党议员都投下不信任票;二,至少50至60名非国大议员违背本党利益投下对本党籍总统的不信任票。而在投票前,非国大议员中只有两三人公开声明会投下对本党籍总统的不信任票。虽然此次投票采取了匿名方式,但要如此之多的非国大议员(占非国大议员总数的1/4多) 反对本党籍总统还是希望渺茫。因此有南非政治分析师在投票前就分析认为:即使采用匿名投票方式,最终也只会有很小一部分人和反对党“齐心协力”,国会通过匿名投票的可能性只有20%。

  其次,作为执政党的非国大“投鼠忌器”,不愿意冒险,放弃对总统的支持。祖马上任以来,一共面临过五次来自国民议会的“不信任案”投票,他每次都能挺过,依旧活跃在政治舞台上。所以,有人称祖马是南非政坛的“逃脱大师胡迪尼(20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大师之一)”。祖马之所以能屡次成功政治脱险,很大原因是尽管他多年来各种负面丑闻持续缠身,但其政治资本依然雄厚:他是非国大元老,从少年时期就参与了非国大的各项工作,属于南非政坛目前为数不多依然健在的反种族隔离一代的资深政治家;此外,他来自南非第一大部族祖鲁族,尽管其全国民望较低但在南非一些祖鲁族聚居的省份还是有着较高的声望。有非国大高层在投票前就表示,一旦祖马此次“落马”,那非国大就有党内分裂的危险。

  最后,大多数投票的非国大议员们也并不想依靠反对党推动的投票就此罢黜祖马,从而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一位非国大副部长就批评此次投票是反对党在“使用非法的权力”,因为“如果你需要进别人的屋子,那你应该从正门进而非从厨房的后门进”。加之今年年底非国大将如期进行全国大会的换届选举,选出包括党主席、总书记等新领导集体,祖马的党主席一职届时将移交给新人。然后在2019年的全国大选中,一旦非国大再次取得胜利,届时祖马的总统任期将届满而功成身退,而新总统将由今年选出的非国大新主席担任。那时,南非和非国大将由此正式进入“后祖马”时代。换句话说,非国大的自身党务系统将会按部就班地实现祖马的体面“退场”,而不需要“借助”反对党的外力。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非国大的再次保“马”成功,从表面上看是暂时保住了本党的团结和稳定,但隐忧依然存在。因为非国大持续背负着祖马总统的负面政治资产,将无可置疑地影响南非选民对非国大的信心和支持,甚至进一步影响2019年的选情。此外,30多名议员“反水”也说明非国大内部的反祖马势力已是不小,党内分歧已经逐步公开化,将来这股势力会如何演化,是否会和反对派势力开展进一步的联合?总之,南非朝野势力之间以及政党内部将有可能出现新的分化组合,并由此持续影响非国大及南非政治的未来走向。

邢台日报、牛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

独家授权邢台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

相关新闻

广告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