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扬 场
记忆的颜色
以寂寥的方式行走
老粗布
瞎 五
风云变幻沙丘宫
串串语珠(26)
      

 

 
返回主页 | 邢台日报 | 版面导航  
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0 年 10 月 1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邢州杂录
风云变幻沙丘宫
岩 溪

  史书云:“古今人不相见,传信者,迹耳。”说明古人的举动、事件,全靠古代遗存的古迹来传承后人。一丘一墓、一碑一碣、一塔一亭都记载着昔日的刀光剑影,风云变幻。现在广宗县大平台乡的沙丘宫就因有殷纣王的荒淫奢靡、赵武灵王的困饿而死、秦始皇的东巡丧命而名标史册。

  《史记》记载:沙丘宫在邢州平乡县;《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记载:沙丘宫在河北广宗县西北大平台。因平乡、广宗在历史上均属巨鹿郡,所以又有史书记载:沙丘宫在巨鹿郡。沙丘宫处地说法不一,盖因历史沿革、隶属关系变更所致。按今之所处,当为广宗县中部偏西,老漳河西岸,与平乡县相连。

  《史记·殷本纪第三》记载:“纣,资辩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这样一个目空一切、专横跋扈的人一旦继承王位,就必然要荒淫无道,滥杀无辜,盘剥人民。《史记》又载:“帝纣……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巨桥之粟。……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取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此段文字记载了殷纣王在位期间荒淫无度,贪恋酒色,宠爱妲己,对妲己言听计从。为了拒绝大臣对他的劝谏,讨妲己欢喜,设立了“炮烙”之刑。就是在放倒的铜柱上涂了膏油,下面用炭火烘烤。有大臣对其劝谏,他就强迫大臣在铜柱上行走,大臣坠火而死,以此博得妲己一笑。一位名比干的大臣对他的荒淫无道进行强谏,纣就问比干:“何以自持?”比干答曰:“修善行仁,以养自持。”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诸?”遂杀比干,并挖出心脏查看。他不仅用酷刑镇压臣民,并以沉重赋税盘剥百姓。他建都朝歌(今河南省淇县),自南向北建有鹿台、巨桥、沙丘等离宫别馆供他集财、享乐,致使国内民怨沸腾,最终被周武王举兵讨伐,败走鹿台,赴火自焚。这就是公元前11世纪发生在沙丘宫的一次历史事件。

  春秋战国时期邢台隶属晋国管辖。晋国正卿赵氏被满门抄斩,赵氏孤儿赵武曾在邢台赵孤庄藏身。后来赵武重返朝纲总揽大权,他的曾孙赵襄子建立了赵国,开始建都晋阳,后迁邢台,又迁邯郸。传至赵雍,即历史上因“胡服骑射”称雄诸侯的赵武灵王。他虽然在治理国家上颇有才智,曾以铁骑驰骋南北,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使赵国疆域扩大,民富国强,威震诸侯。但在家庭问题上却犯了大错。他开始立长子赵章为太子,后因宠爱美女吴娃,吴娃生子赵何,他又废长立幼,将赵何封为太子做了惠文王。他自立为主父。吴娃死后,他看到长子赵章在殿前跪地称臣,又心生怜悯之情,意欲将两子并立。此举虽未成事实,却为国家安全酿下隐患。据《史记·赵世家第十三》记载:“主父及王游沙丘异宫,公子章即以其徒与田不礼作乱,……公子成与李兑自国至,乃起四邑之兵入拒难,杀公子章及田不礼灭其党贼而定王室。……公子章之败,往走主父,主父开之,成、兑因围主父宫。……令宫中人‘后出者夷’,宫中人悉出。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爵鷇而食之,三月余而饿死沙丘宫。”此段文字记述赵主父与惠文王游沙丘宫,赵章率其党徒作乱。协助惠文王治理朝政的丞相赵成与司寇李兑举兵平息叛乱,赵章败走主父宫,主父开门使赵章避难,赵成、李兑包围了主父宫,宫破赵章被杀。成、兑怕解围后被主父报复,继续围困主父宫,并下令宫中人后出者一律杀死。宫中人出来后,主父被困无食,只能挖取鸟巢中的鸟卵和雏鸟充饥,被困三个月饿死在宫内。称雄于世的一代英主因一时的优柔寡断酿成大祸,终致命丧国衰。为此,司马迁曾评论说:“……犹豫未决,故起乱,以至父子俱死,为天下笑,岂不痛乎!”  

  星移斗转,寒来暑往,时光进入公元前221年,秦灭六国统一了天下,秦赢政自诩功绩高于三皇五帝,自称始皇帝。他在位期间废除诸侯分封制度,在全国设立郡县。实行中央集权,“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建造万里长城,抵御匈奴,进一步巩固了封建统治。为了炫耀其德望与威仪,多次巡游四方。

  岁月流逝,沧桑巨变,煊赫于上古,记载着封建王朝兴衰史的沙丘宫早已荡然无存,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对其当时的建筑面积、规模、形式已无从得知,但大平台的漠漠黄沙,片片瓦砾,支支箭镞,似乎还闪烁着当年纣王妲己的淫笑浪语,赵氏兄弟的刀光剑影,秦王车辇的尘垢鱼腥。无怪乎历代文人墨客游历至此都要发出怀古之喟叹。李白在《沙丘城下寄杜甫》中有“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之句,以古树、秋声形容沙丘城的古老;以鲁酒无力,齐歌无情述说古城的寂寥。胡曾在《沙丘》诗中用“堪笑沙丘才过处,銮舆风送鲍鱼腥”之句,对秦始皇遗体飘散鲍鱼腥味进行了无情嘲讽。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殷纣王、赵武灵王、秦始皇的帝王基业已经成为过眼云烟,他们叱咤风云的一生已经变成一页发黄的历史,沙丘宫上空只有一轮残月俯照着黄沙、碧草。一通石碑默默矗立,向后人述说着昔日的朝代更迭和风云变幻。

  (插图 邢海滨)

3上一篇  下一篇4  
 
版权声明 @ 邢台新传媒网站版权所有